如果

泡咖啡027是一件附庸风雅的事情,还是俗世一桩?

我什么时候认识咖啡已经忘了,但我记得那是泡在大铝壶里的羔丕乌,随伴在一个梳打饼干方桶旁侧。总之,喝咖啡从小开始就不是稀罕的事,但在一个小孩的印象里那也不谛是一个理所当然快乐时光。

我没有特别喜欢咖啡,感觉那更像是一种药而不是取悦心身的饮料。作为药我更趋向于茶。茶是萃取叶子(叶应是能进行光合作用的组织结构)的汤汁如盗火;咖啡萃取果实的汁液。喜欢泡茶或者只因为绿色的茶叶和泥色的小壶乍看似有舒缓的魔力,处在未完成的不可知状态,是颇被动的饮料;泡咖啡则似黑白世界,仿佛焦虑的情绪,如许多人形容的咖啡香富有侵略性,是很主动的表现 。

听说巴尔扎克喝咖啡赚灵感写作,“不在家就在咖啡馆不在咖啡馆就在咖啡馆的路上”,随身带着一个咖啡壶。

我因记挂父亲而泡茶,父亲留下的红泥小壶旁身;但大哥去世后,我不知不觉的少泡茶,有点怕触到泥土一样的壶身。也不知怎么?一直在泡咖啡,或是自从家里有了一管aero press 爱乐压,后来发现哥哥留下的摩卡壶,再后来上了瘾自己买了滤杯。

红泥小平壶还是随身带,茶的滋味已不如前;而咖啡浓郁的气袭竟也抵住了记忆。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生活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